0

Cause I am human and I'll let you down.
网上冲浪,我是你爹。

【冰九】似是执念(2)

⊙重生洛×重生九 二人均有记忆

⊙鉴于冰妹和沈老师鲜少于本文中出场,“沈清秋”即沈九,不会再指代第二人

⊙以沈老师的折扇担保是HE【。

⊙角色属于亲妈

⊙在下九厨,所以本文九妹视角,不会刻意洗白,但沈九的所作所为我会在不破坏原著形象的前提下进行自己的解读






                              第二章





发抖?

沈清秋惊觉自己的手真的在微微颤抖,“啧”了一声甩开洛冰
河的爪子,怒视着对方却不再有任何动作。



他大概是怕了。

被剜去四肢和舌头,禁锢在肮脏的黑暗之中,洛冰河一念就让他承受了数载炼狱似的施虐,岳清源的惨死更是掐灭了他最后一点活下去的想法。

面对这一切的主导者,沈清秋手里攥着自己不知为何却来之不易的第二条命,很难再如过去那般对洛冰河的存在无动于衷,没心没肺的玩命刺激对方杀死自己了。

洛冰河眼中翻涌着什么,神色复杂,他试图靠近沉溺于思索中的沈清秋,还没碰到对方衣角,就被沈清秋拉住手腕,一阵风似的带回了竹舍。

一方幽静之中,洛冰河听见沈清秋重重叹了口气,他恶趣味的倒了杯热茶给那人递去,还不忘补上一句:“师尊可是累了?”

出乎意料的,沈清秋没有抬手打碎茶杯,而是接过抿了一口,望着洛冰河道:“……累?从舌头到双腿,难道你砍的不累么?”


“你……!”

洛冰河就要发作,握紧双拳才想起自己如今没有半分气力,他站稳如纸般薄弱的身体,咬牙道:“没有我的允许,沈清秋,你就别想结束。”

沈清秋勾了勾嘴角,示意洛冰河在他对面坐下,他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轻飘飘的开口:“你可知我起初为何对你无比厌恶还百般刁难?”

“你自己发疯的时候说过,嫉妒我天资过人,还有人疼爱。”洛冰河冷冷回话,从那杯浇得他如坠冰窟的拜师茶开始,沈清秋于他,实在死不足惜。

他一直这么认为,可当只剩躯干的沈清秋在怀里断了生息,自心底而生的惊慌失措席卷洛冰河时,他意识到自己想从沈清秋身上得到的,似乎不只凌虐与复仇。

“是,我嫉妒你。”沈清秋像是自言自语,垂眼凝视杯中自己模糊的倒影,出门时随手一束的长发顺肩落下,他将一缕青丝挽到耳后,撑着下巴看向洛冰河,眼里没有半点感情。

洛冰河被看得手心出汗,沈清秋如今这幅模样,像极了当年自己入门测试时看见他的第一眼,宛若不染凡尘的神仙,只是现在的沈清秋,看上去更凄凉一些。

“你透过梦境,应该已经把我的记忆看了七八分。”

“何止七八分,我对你了如指掌,沿街乞讨的日子当真不好受啊,沈九”,洛冰河侧身前倾,布满伤痕的小手覆上沈清秋的,“你对我说这些做什么?莫不是怕重蹈覆辙,现在来求我原谅你?”

“原谅?我们之间,岂是一句原谅就能断清的。”沈清秋只觉好笑,彻底心死魂消之前,自己好歹理智仍存,洛冰河在地牢之中捧起自己的脸温言细语面露委屈,转而又撕裂骨肉,盛怒挥下心魔的癫痴模样他又怎会不记得。

“那你是什么意思?”洛冰河收回手,这具身体所遭受的伤痕如今终于发作起来,他掐着手心忍受周身痛楚,摆出一副漠然的态度。

“再活一次,你还要把前世重来一遍不成?”沈清秋起身从柜中取出一枚竹色的药瓶,伸手就要脱洛冰河的衣服。

“沈清秋!你好大的胆子!”洛冰河毫无还击之力,又痛得几近昏厥,挣扎几番便被沈清秋一把按进怀里,瞬间身体都僵硬了。

沈清秋不语,褪去衣物后把药抹在洛冰河后背几条触目惊心的鞭伤上,药虽清凉,接触伤口的一瞬洛冰河还是咬牙“嘶”了几声。

涂完药疼痛退了不少,洛冰河盯着像是被剥离了情感的沈清秋收拾自己染血的外衣,他一字一句道:“你究竟想怎样。”

“我?这不得问你吗,”沈清秋想起白天岳清源送来的糯米糕,拿了一块放进嘴里,又把盒子推给洛冰河,眼里似乎有些笑意,“我不恨你,洛冰河,毕竟我算是自作自受,但你呢,杀戮一世,也算折磨尽了我,可还满意?”

“你这一副问罪的口气可真恶心,沈清秋。”洛冰河扯扯嘴角,这糯米糕甜度正好,虽没有自己做的好吃,可眼下这身体都不知道几天没吃饭了,一句话的功夫,盒子竟空了小半。

“那你是说,一切如旧,我就等着你从无间深渊回来断我手足?”


“……我可没这么说。”洛冰河正忙着给身体补充食物,还有些许稚气的脸上堆满不悦,可他一时间也不知该怎样回答沈清秋,这人实在太过狡猾,眼下自己也是一头雾水搞不清状况,却被塞了主动权。


“…堂堂魔君被甜点噎死,说出去苍穹山可是要笑死大半弟子。”看着洛冰河惨不忍睹的吃相,沈清秋取了一只干净茶杯正欲倒水,却见洛冰河直接拿起他的杯子喝了一大口茶。


“小畜生,你可有半点规矩?”沈清秋皱眉。

“师尊这副世事与您无关的神仙模样,弟子可是仰慕得紧,您又何必在乎这点身外小事。”洛冰河恶劣一笑,可玩笑归玩笑,当年沈清秋那般居高临下的冷淡,却真是如同虫蚁,每每回想就噬咬他的心,搅得洛冰河求而不得烦躁万分。但当沈清秋真的沦为自己的阶下囚玩物时,仇恨却将他吞噬入骨,别的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他刻意舔着沈清秋喝过的位置,像是在品酒,半杯温茶喝出了陈年佳酿的醉意。

沈清秋在一旁观察着,洛冰河的行为虽没有激起他半分怒意,却令他莫名回想起被锁在地牢时洛冰河落在自己身上的手,除了折磨外,还有胜似爱抚的时候,冰冷修长的手顺着脸侧一路向下,滑过脖颈和锁骨,在胸口绕着暧昧的圈……





等等。

沈清秋突然无端猛烈咳嗽起来,咳到扶着椅子弯腰,而洛冰河的眼神像是在看傻子,他吃着糯米糕把腿架在桌上,好似看戏。

许久,沈清秋终于起身,脸颊红的异常,他抢过杯子想喝,又想起这是洛冰河舔过的东西,便嫌弃的拿起另一只。

“沈清秋,你别是得了什么病吧。”洛冰河问得认真,他很少见人咳成这样,眼前这位还是金丹修士,就更不得了。

“闭嘴。”沈清秋忍住了把洛冰河扔出门的冲动,有伤在身还如此虚弱,万一折腾个半死,岳清源又得找他谈心,而沈清秋是真的不想跟掌门再有过多牵连了,这也是为对方好。

“师尊,弟子这是关心您。”洛冰河的声线平稳,丝毫没有敬意,但沈清秋却一改方才那种淡漠,拽着洛冰河的领子火速把他扔回了柴房,末了又甩下几个小药瓶,急匆匆的回了竹舍。

洛冰河不顾一身伤,躺在草垛上把玩着药瓶,眼里闪烁着兴奋,沈清秋因痛苦而显现的疯狂他见了不少,这般失态倒是第一次。

而沈清秋一回竹舍便开始打坐,心中默念清心经,他也不知自己怎的就想到了那种事情,几轮下来好歹冷静了不少,可兴许是重生太耗体力,还没等他褪去外衣,一阵困意肆虐而来。





“师尊……”

“师尊,再不醒我就直接进去了。”

沈清秋的视线有些模糊,半天才反应过来是因为地牢里光线太暗,他抬头看向洛冰河,一时竟不知道哪边才是真实,难不成自己才刚被抓来,之后的一切折磨甚至重生都是洛冰河制造的梦境?

但他很快推翻了这个猜想,因为洛冰河的眼瞳一片混沌,正俯身在自己肩头轻轻啃咬着,舌尖舔着牙印磨蹭,手指则不安分的拨弄着自己胸口的两点突起。

沈清秋咬牙,却还是泄出一声呜咽,浑身酥麻燥热,下身黏|腻湿热的触感使他下意识夹紧了腿,这一夹可不得了,他分明感觉到有什么炙热硬|挺的东西蹭着腿根,顿时有了自尽之心。




这是他的梦。

修仙者境界越高,对自己的把控便越清晰,沈清秋做不到像洛冰河那般控制梦境,却能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

就比如现在,沈清秋明白自己陷入了春梦,对方还是天杀的洛冰河。







T.B.C.
两人对自己的心意多少都有察觉了吧 冰哥已经进入了动手模式 九妹还处于认知过程中【。

评论(3)

热度(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