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Cause I am human and I'll let you down.
网上冲浪,我是你爹。

【冰九】似是执念(11)

     
                             第十一章





“……你可以滚了”


抱着毛毯翻了个身,沈清秋不管不顾的立马睡死过去,清浅平稳的温热呼吸拍着洛冰河的脸颊,他顺势倒在沈清秋身边躺了半晌,又起身倒了壶酒。

身后沈清秋浑身狼藉不堪,洛冰河却因此心情甚好,他不会再去想折磨沈清秋的事,却依旧见不得这人在自己跟前春风得意。

听见沈清秋叫他滚蛋,洛冰河本还有些不悦,报复心又复苏了几分,可看见沈清秋周身遍布着都是自己留下的痕迹又不由得收了力道,只是轻轻捏了捏对方的脸。

几杯下肚,他系好腰间心魔悠闲的走出舍门,只一晃便消失在清静峰的漫山竹林之中。



这一世他虽早已部下不少局,但魔族的事还是只能等自己实力全恢复了才能镇压住。

大约两日之前他提着心魔从无间深渊闯出,立马跑回了清静峰,却只看见桌上半杯凉透的茶和一条卷轴。洛冰河循着天魔血的感应去找沈清秋,本想趁其不意给对方使绊子,不料沈清秋自己糟了暗算还被折腾成那副模样。

洛冰河听过无数次沈清秋因痛苦而发出的悲鸣,却是第一次触及他脆弱结痂的伤口,不知所措之余也只能抱着对方。

至于对沈清秋出手的人,他尝试过去追踪,但对方明显来头不小还有仙家背景,哪会轻易留下路迹,再看沈清秋似乎也没什么大碍,只得暂且不管。

胡乱想着种种,洛冰河足尖轻点树梢,落在高处俯视着下方一队试图反抗的魔族,他们正聚在洛冰河尚未完工的地宫前吵闹着,见这地宫主人来了,个个凶神恶煞的望向他。





“莎华铃。”

洛冰河唤了那圣女的名字,几声清脆铃响后一抹红色的娇小身影出现在洛冰河身旁,纤手环上他的腰,咯咯笑着。



“君上可算回来了,这群东西不知怎的就是不听话,急死我了!”

“以你的实力,还对付不了这几个渣滓?”

“我不是想着君上快回来了嘛,让他们见识见识天魔血统的厉害就不敢与我作对了。”


少女的身体还是如前世一般纤细娇嫩,女性独有的柔软隔着薄纱贴在洛冰河后背,甚是妩媚的蹭进他怀里撒娇。

洛冰河心底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又不知为何,因此也不好推开她,手依旧按在心魔剑柄上,虚搂着莎华铃的腰。



“也是。”

只一刹,连怀里的莎华铃都没看清他拔剑的动作,地上已是尸横遍野。

洛冰河离了少女的身,走进尚未封顶的地宫里巡视了一圈,若有所思道:“此地可适合种植竹林?”


莎华玲怎料到君上一回来就问这种问题,一头雾水的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见洛冰河皱眉,便不敢再开口。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洛冰河方才出现时周身就是冷冰冰的气息,毫不近人。

虽说统领天下的魔君这副漠然的样子加上洛冰河那张脸让她很是心动,可到底魔族不是重感情的,莎华铃随口应了几声,直到洛冰河离去都没再凑上去亲昵。



穿过心魔劈开的空间裂缝,洛冰河独自在清静峰上转了好几圈,几次三番伸出手,眼看魔气出手就要毁去一片山林,可到最后往往无事发生,他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眼神又飘向不远处的竹舍,踌躇几刻还是转身离去了。





竹舍中,一方幽静。

沈清秋躺在床上,满头大汗状似痛苦无比,浑身淤青在自身灵力运转下已经修复的几乎不可见,白皙的颈间却生出几道蜿蜒不详的黑色痕迹,像是要让他窒息而亡。

“唔……!”

猝然惊醒,沈清秋捂着嘴连滚带爬的跑到铜镜前,嘴角已是漫出了血色,睡意全无的他看着镜中脸色惨败的自己,绝望冰凉的感觉窜满全身。


模糊的镜面里,沈清秋白的刺眼的胸口上已然开出了朵不知名的暗色花纹,虽无声息却噬咬着他的皮肉,一时间心口竟鲜血淋漓,他下意识召出佩剑,不过十余尺外的修雅却是在空中稍作停顿才飞回他手中,像是迟疑着什么,沈清秋握着剑的手无端颤抖起来。




以他一缕魂魄为引所制成的毒咒,果然厉害。



T.B.C.

过渡章唔 马上进boss战的前期剧情线(?





评论(8)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