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Cause I am human and I'll let you down.
网上冲浪,我是你爹。

【冰九】似是执念(16)




                          第十六章








苍穹山依旧是那个护短的仙界第一大门派。




沈清秋回到清静峰一事甚至连微微波澜都没激起就被全面封锁了消息,只因岳清源与洛冰河破天荒的在这件事上达成了一致。




一日将尽,沈清秋除了初次归山时去见了岳清源一面外,其他时间都将自己关在清静峰闭门不出,一如过去的数载年月。他翻阅了所有苍穹山古籍,可上面关于散魂香一物至多只有寥寥模糊介绍,解法根本从未提及,沈清秋还借着入梦与洛冰河的相会旁敲侧击的询问过此物,可洛冰河也一概不知。



弟子们都回了清静峰的宿舍准备歇息,沈清秋召回修雅在竹舍前的石桌旁坐下,手指刚触及杯身那瓷物就被魔气震裂成数瓣,茶水带着腾腾热气溅潵一地。




他已经没办法控制体内的魔气了。



哪怕竭尽全身灵力,沈清秋也只能在一两个时辰的授课中保持以往的翩翩风度,极限一到就只能弃书而去狼狈回到竹舍,铜镜中曾经的沈仙师如今有着一双魔族的红瞳,而且灵力时有时无,光是撑住这副峰主的空壳子就已经消耗到所剩无几,若是实战,恐怕连百战峰的弟子都难以打赢。







“清秋师弟,我听说你最近......状态不对?”




清晨,峰主大会后,岳清源叫住了沈清秋。



沈清秋在心里白眼一翻,摇着折扇缓缓转身:“多谢掌门关心,目前我身体无碍,不知岳掌门从何得知的?”



重生以来,沈清秋极少再和岳清源吵嘴,大多都淡淡几句打发算了,可这传言都传到掌门耳朵里去了,不知会被放大多少,只得强行应付。



岳清源面露担忧之色,上前欲擒他手腕把脉,道:“保险起见,还是让我看看得好。”




“放手!关你他妈什么事?!”



一瞬之间,沈清秋没法再压住情绪了,属于或不属于他的恶意一齐涌出,怒意翻天的刹那猛地甩袖,一抹破碎的青布被岳清源攥在手里随风飘动,二人身后的其他峰主均是嘘声不已,道道目光越过掌门的肩膀直接把沈清秋整个剖开来。



沈清秋的肩膀微不可查的颤抖着,握着折扇的指骨作响,脸上也是青白交替,末了,他眨了眨忽明忽暗的墨瞳,避开岳清源惊讶又复杂的眼神,落荒而逃。



看似冷漠无言的背影一晃回到清静峰,沈清秋挥手关上竹舍的门,坐在榻上久久无法平静,胸腔里跳动的心脏仿佛都不属于自己,种种翻腾着的杀意,愤怒与情欲几乎淹没了他,一张素来白净的脸上点缀的却是万般痛苦。


不用看镜子他都知道自己如今的样子有多么狼狈可笑,勉强牵起的嘴角渐渐发展为发狂似的大笑,沈清秋跪在地上,周身又是一波浓烈的魔气四散。






“小九?!”




岳清源夺门而入,以为沈清秋受到了魔族攻击重伤,急忙闪到他身侧蹲下,眼看玄肃就要出鞘。



得知了这剑与岳清源性命的牵绊,沈清秋哪还会由着他胡来,单手按住岳清源的手,另一只手却遮在眼前不肯放下,低声道:“我没事,放下你的剑。”




竹舍里魔气四溢,沈清秋又虚弱的跪在地下,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



沈清秋心觉麻烦,这事让谁知道都不能让岳清源摸出半点门道来,谁知道他会作何反应?



岳清源依旧没有放松警惕,无言四顾着,右手按在沈清秋肩上输送灵力。沈清秋暗自思索着就这么摊牌再把矛头指向洛冰河是否合算,刚想放下遮在脸上的手就感觉手臂被人一拉,直直坠进另一人怀里。




“何人?!放开沈峰主!”



岳清源刚想伸手拔剑,却不料玄肃连剑带鞘被那人击飞落到角落里,只好开口质问。




沈清秋趴在洛冰河肩头,久违的灵脉舒畅感令他不自觉的放松,虽背对着岳清源,但他知道洛冰河没有真的起杀心,对方也就不会有安危之忧。




“洛冰河,带我离开这儿吧。”



他轻声耳语。




“师尊一月前可是自己想回来的呢,这么快就又想走了?”


洛冰河的手覆在沈清秋后腰,慢条斯理的替他理了理玉佩上的几缕挂穗,心魔出鞘,剑光一凛沈清秋眼前的景色就换成了昏暗小巷。







“沈清秋,你又偷偷修了什么邪术?身上魔气这么浓......”




深巷外就是络绎不绝的往来行人和商铺,洛冰河把沈清秋罩在阴影里,两双红眸静静对视。



沈清秋不答,眯了眯还有些刺痛的眼睛,只是看他。



若非沈清秋体内的天魔血失去感应,洛冰河也不会急着来找被他亲自放跑的人,如今见着沈清秋完好无损,还一副悠闲自若的神情,倒也松了口气。





“修邪术的可不是我,洛冰河,看来你那么多走狗,也不是每一条都对你忠心耿耿嘛。”



洛冰河一愣,张口想问什么,却被沈清秋拽住袖口朝外拉去。






沈清秋站在光影交接处,眼前的街道不知何时与儿时重合了,那时的他为了果腹,当真和那野狗没多大区别,如今却青衣华冠重踏故土,一切如旧,只是世间少了沈九。



体内盘踞着的魔气多少让他情感丰富了些,行于人世少了些冰凌棱角,倒也不是那么格格不入了。可沈清秋自己都没料到,他那点可悲的依赖感竟尽数投在了洛冰河身上。





“许久未临人间,陪我去买串糖葫芦吧。”




他回首,轻轻歪了歪头。




洛冰河隐在暗处的脸上似乎扬起了笑。



“好。”





T.B.C.

给冰哥先吃口糖压压惊

PS:总觉得这文和我大纲里写的已经不太一样了……

评论(12)

热度(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