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Cause I am human and I'll let you down.
网上冲浪,我是你爹。

【无差】The winner.

死神在遇见士兵76之前,从未想到还会有重见的那一天。

虽然这已经算不上重见了。

没有叙旧,取而代之的是仇恨,是绝望,是对方为何还未长眠的疑惑。

他从未如此的恨过一个人,如此迫切的想杀死对方,不顾一切甚至不惜同归于尽。




那场爆炸。

四肢百骸传来的刺骨焦灼感仍隐隐作痛,他的每一寸皮肤都被仇恨女神狠狠的烙印。

莱耶斯。

她在他耳边低语,叫着他的名字,蛊惑着他,引导着他,让以此为名的人彻底死在翻滚着猩红血水和残破骨骸的地狱里。

神赐的名讳,终于被腐蚀干净,大天使加百列放下手中的号角,洁白的羽翅低垂。

但天平还要保持平衡,一个生命的坠落,会由另一个来填补。

于是死神张开他的双翼,残破的骨膜上显出一片死亡的漆黑。

他踏着由死罪之骨堆砌的阶梯,挥舞着尖锐的爪牙,又回到了这片令他诅咒的土地。

多么不幸啊,莫里森。

他冷笑。

居然让我知道了你还活着。

地狱的光景,我想你也应该看看。



憎恨一个人很多时候是不需要理由的。死神紧握手中的地狱火,从未移开目标。

当血肉之躯的士兵76捂着枪伤跪倒在他面前时,死神哑着嗓子,几个晦涩的音节穿过士兵的大脑。

他听见死神轻轻的用西语说:“我赢了。”


仅一愣,然后莫里森在破碎的护目镜和面罩下微笑。

对着莱耶斯微笑。


是的,你赢了。
他无声的回应,他知道他听得见。



接着这个温暖的弧度在下一声枪响的同时永远的凝固了。


海蓝的瞳孔蒙上一层说不清的灰,死神注视着他的瞳仁慢慢放大。


一身漆黑的雇佣兵很想转身离去,但他不能,双腿就像被浇了水泥一样固定在原地。

一片静谧,几束清冷的月光照在士兵的身体上,惨白的死者仍保持着笑容。



哦,他想他是忘了。


死神收起武器,单膝跪地,伸出尖锐的利爪卸下士兵76的面具,不经意在对方脸上又划开了几个小口。

尚未凝固的还有血液,几道鲜红顺着脸颊滑落。


他确实是忘了。

真可悲。





在人群聚集上来之前,他就离开了,将沉睡中的莫里森留在原地。


你不是喜欢被人们簇拥着吗,那么死之后也是如此吧。

他发出沙哑的嘲笑,眼中却毫无笑意。

他忘得太彻底了。





死神从未如此憎恨一个人。








但更可悲的是。

但他也没有如此爱过一个人。

评论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