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Cause I am human and I'll let you down.
网上冲浪,我是你爹。

【76R】咖啡拉花与恐怖片不可兼得


私设:大学生莱耶斯
           咖啡店店主莫里森

注:只吃R76的朋友可以放弃这文了
       以后走76R
       前三章是我的问题 打了无差tag很抱歉

                    
                            第三章

        “上帝的石碑碎了和加百列没有关系。”
                          
                            【下】

当莫里森端着足足叠了三层巧克力酱还点缀了几颗蔓越莓的柠檬酥塔蛋糕和一杯雪梨气泡果汁从厨房走出来的时候,他才发现卢西奥对面的空位上的黑色背包,而包的主人很显然就是刚刚冲出去的那位。

他端着盘子站在原地,似乎在回想着什么。

卢西奥焦急的拨打莱耶斯的电话时,莫里森还在盘算着,那小子总要回来拿包的,到时候再问问他。

其实,怎么说也活了三十四个年头的莫里森对这个学生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他只是好奇,什么样的事故会在这样年轻的生命脸上留下不亚于自己的烙印。

说到烙印……

莫里森皱眉,转身看向镜子中的自己,确定了锁骨被白衬衫牢牢掩盖后,他才放心的继续工作。

不过可真不巧。

莫里森承认,只要他愿意,完全可以在玻璃杯落地前挽救这个易碎的工艺品,但他没有,只是无动于衷的靠在门边,看着兜帽下莱耶斯的脸上一瞬间的惊讶和不知所措。

可惜也只是一瞬间。

莫里森此时可以断定莱耶斯不是什么正常长大的大学生了。
在那一瞬的惊讶过后,对方脸上那种面无表情的冰冷,莫里森见过太多了。

太多有着这样表情的人,最后都死在了他手中。



“多少钱?”对方倒是爽快的开口,打算直接赔偿。

莫里森没能回答他,因为他看见莱耶斯背后,他可爱的客人们已经齐刷刷的举起了手机,别无选择,他只能把莱耶斯拉近一旁的杂物间。

“你他妈干什么…?!”对方的力气也不小,瞬间发力甩开自己的手,挽起袖子一副要开打的架势。

“省省吧,我可不愿意欺负小孩子,”莫里森随手搭上铁质的柜架,用慵懒的语气开口,“我要是不把你拉离她们的镜头,今晚学校论坛可就要被你的照片刷屏了。”

“哼,不就是一个玻璃杯吗,你也未必把自己想的太重要了,莫里森先生。”莱耶斯的怒气还未消去,他实在想不通,一个开咖啡店的,脸再好看,身材再好又怎样,还能上天了?眼前这混蛋的自信哪来的?泡咖啡泡出来的?

“不,只是她们都知道,我唯一一次和客人发脾气就是因为他打碎了一个花瓶,我想可能她们从此就认为店内的东西被破坏我都会发脾气吧。”莫里森撇嘴,颇为无奈。

“发脾气很正常吧,”莱耶斯稍微冷静了一点,“毕竟自己的东西被弄坏了,说几句也没什么。”

“不,我把那个体重超过我一半的人一个过肩摔扔出了店门,然后踩断了他的右手。”莫里森平静的就像在说今天的早餐内容。

“……”莱耶斯没说话,但他敢肯定自己的脸色一定不好看。

操,他在前几秒居然还想着跟这个人打一架,估计自己连半条命都不会剩下吧。

“你放心,你跟他的性质还是不同的”,莫里森看穿了他的想法,“那个花瓶明明摆在玻璃橱窗里,那傻逼却非要买下来,不卖就砸,我只能动手了。”

“于是你废了他一条胳膊?”莱耶斯不知道该不该在这个时候吐槽莫里森居然用了“傻逼”一词,他下意识的后退半步,虽然这个杂物间最多也只能容纳三个人。

“不然呢,我没断他肋骨已经是给面子了。”莫里森耸肩,骨骼断裂的声音对于他来说,比街边连续放半年的乡村歌曲还要熟悉。

“操啊……”莱耶斯真的一秒钟也不想多待,幸好自己是离门近的一方,于是他转身转动门把手想离开,莫里森却在下一秒把手抵在了门上。

“想逃?”耳边传来低语。

“我靠,恶不恶心!”莱耶斯反手就是一拳,虽然打中了莫里森的脸,但对方看起来却没有感觉到痛,反而笑得有些怜悯。

“不愧是中午没吃饭的人”,莫里森伸手掐住莱耶斯,将他摔进空间的角落,“你可别误会了,我只是对你脸上的疤比较好奇而已,对你这种一看就没什么人缘的丧家犬还真没什么兴趣。”

莫里森在赌,赌莱耶斯的伤是因为家庭原因。在他看来,遭遇了变故还能安全活着上大学的,大多家庭都属于非正常范围。


多年前,面对一个也是这般大的目标时,他赌错了,也因此被划了嘴上的那一道。
但看这小崽子的表情,似乎他这次没有错。

“……你觉得这样很好玩吗?”莱耶斯知道他反抗也是徒劳,但莫里森的话却总能刺中他的心脏,“你说中了又如何?”

好在他已经不是什么半大的小狗崽,被人一激就会嗷呜叫着扑上来咬,这种事,过去了就是过去了。

“……你爸?”莫里森没回答,他想继续往下赌,因为莱耶斯的表情实在太好猜了。

这种游戏,他永远玩不腻。

只要没人用枪抵着自己的脑袋,杰克 莫里森可以放下枪械和弹药,可以不再杀人,可以学着过上平静的生活,可以参加慈善活动,可以救助路边的流浪猫,但,于过去,他唯一割舍不掉的能力就是猜测人的内心。

大部分人看表情就能看见心,眼前这个人也一样。

不过猜中了,他也不会什么成就感,只是觉得好玩。


“不,养父,是个恶魔,而且我都没见过亲生父母。”莱耶斯站起身,语调一转,“不过像你这种心理变态的人我倒是第一次见。”

莫里森挑眉,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被人说心理变态,但其实连这项能力,他都他妈是被训练出来的,谁想要他巴不得送出去,但是该死的,他忘不掉。

“你说他是恶魔……他性虐待你?”莫里森上下打量着莱耶斯。
嗯…这家伙被调教成性爱玩偶的话,按照自己当年任务时见过的标准,确实会很好吃。

“滚你妈的。”莱耶斯一脸不可置信的做出呕吐的样子,“被那种狗东西上了我他妈还不如去死。”

“哦。”莫里森拉长音调,“你脸上的,是兽爪留下的吧。”

他一开始居然没注意,边缘的略为上翻的疤痕,分明就是大型肉食动物才能做到的。

“……关你什么事,我跟你说啊,再拦我 我就报警了。”莱耶斯掏出手机抓在手里,大步迈向门口。

“你现在出去,那些人还没走呢。”莫里森“善意”的提醒到。

“……”无言,莱耶斯干脆无视这人,掏出耳机线打算补完前天下好的电影。

“我还没问完呢。”

“吵死了,闭嘴。”


“你要知道,你现在可是在我的店里,我就是把你分尸了放进烤箱里都没人会知道。”莫里森的语气冷下来。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凭什么要知道?”莱耶斯确定自己是遇上神经病了,还是特别可怕的隐藏型,第一眼看上去他还真以为莫里森是个正经做甜点的。


唉,今天不该出门的。

“我他妈就想知道。”莫里森烦躁起来,多年前那个在他嘴上留疤的人和眼前的,竟莫名的有些相似,而当自己把目标逼上绝路后,对方居然竖着中指从悬崖上一跃而下。

操。


那是莫里森出的最失败的任务之一,在那之后因为没能抓捕目标,他忍受了三天的毒打。

而他想要的,实际上并不是从莱耶斯嘴里套出什么家庭伦理纠纷,而是让这个人,代替那个狗娘养的来臣服于自己。

半晌,莱耶斯看对方好像不动了。

什么玩意儿,还能固定啊。




而莫里森,他愣在原地。

莫里森……他问自己,你真的是莫里森吗。

刚才关于臣服的想法,着实把莫里森吓了一跳。

他的耳边瞬间交杂着两种声音,一个叫嚣着杀掉一切看不顺眼的人,另外一个声音,来自他的母亲,他那已经快十年没见面的妈妈。

原来如此。




杰克。

他还记得,小时候妈妈总会捧起他的脸对他说。

你是个正直善良的孩子,妈妈相信你也一定会成为这样的一个人。

他知道自己某种程度上常年被那些混蛋用痛苦和命令“暗示”了,可他没想到那些腐朽恶臭的血液,沿着他的记忆慢慢延伸,找到了现在的他,并尝试着吞并原本的自己。

“还活着?”看着莫里森突然大口的呼吸起来,额前覆上薄薄的汗水,莱耶斯凑上前,出于良心问了一句。

“我说我有两个人格你信吗?”莫里森抬起脸,湿润着的海蓝眸子直直看进莱耶斯心里。

信啊,怎么不信啊,你一只手就能杀掉我,别说两个人格了,你就说你是天王老子,是他妈的一切的造物主我都信啊。

莱耶斯看着这人好像正常了点儿,起身想走,却被莫里森拽住:“你帮我个忙,事成之后给你五万美元。”







人要现实一点对不对。

莱耶斯这样安慰自己,但这没有卵用,说什么也改变不了他就这么坐上了莫里森的车的事实。

是的,他需要钱,一个人的日子并不好过。况且一个人是否真的危险,他还是能稍微看出来的。

窗外的风景迅速倒退,房屋稀少起来,大片的树林出现在视野里,莱耶斯几乎都想夺车门而逃了,但看在时速八十公里的份上,他忍住了。


“你要帮我做个实验。”一路茫然的跟着莫里森进了一个小木屋,莱耶斯连遗言都想好了,却还是在看见拘束服和各类工具的瞬间双腿发软。

“放心,你只要记录就够了”,莫里森拿起皮带。



“这些,是用在我身上的。”



TBC

莫里森的设定后文会慢慢详细介绍,目前能剧透的是,他曾经是被迫成为了类似刺客,杀手一样的人,为了让他下手快准狠,于是莫里森在精神上被人动了手脚。
但是莫里森爸爸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狗带【。

下很多章都依旧76R,不出意外的话有肉












评论(12)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