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Cause I am human and I'll let you down.
网上冲浪,我是你爹。

【76R】咖啡拉花与恐怖片不可兼得

 

私设:大学生莱耶斯
           咖啡店店主莫里森





                            第十六章

                          垂死的蝴蝶。





  宿舍里依旧只有莱耶斯一人。

  狂欢之后的宿醉后遗症使他有些站不稳,和一群同龄人半夜在大街上高唱着十多年前老歌的记忆涌上脑海,莱耶斯懊恼的抓了抓头发,心想这事要是上报纸就尴尬了。

他踢开满地的空酒瓶,想起自己打工的份还没结束,莱耶斯还没来得及叹气就捂着翻江倒海的胃冲进洗手间。

龙虾,炸鸡,披萨,果汁,番茄……

无言的看着仍可辨认的食物残渣,莱耶斯皱着眉从里面挑出一块锡纸。

操,我到底吃了些什么玩意儿啊。






略带寒意的风好歹让他找回了一些活着的感觉,莱耶斯敲了敲表盘,小跑过马路,刚准备推开店门就碰上了最不想看见的人。

“你这是……准备重操旧业?”莱耶斯撇了一眼莫里森手中的黑色手提箱和身上的黑色风衣,不错嘛,出任务的标配行头。

“不,找人算笔旧帐罢了”,莫里森见莱耶斯仍欲言又止,淡淡的开口,“和你没关系,别多管闲事。”

“谁他妈问了?”莱耶斯一记白眼,侧身走进店里,“那么,大家都准备工作了,请杀手先生赶快滚吧。”

不过莫里森看上去时间很赶,没多说什么,扔下一句“店里的东西别吃太多”就转身闪进了一旁的巷子。

懒得细想,莱耶斯连工作服都没换就跟着周美灵走进厨房开始摆盘。

要知道,莫里森就是死在外面和他也毫无关系。

估摸着早上的课不怎么重要,莱耶斯给麦克雷发了个简讯让对方帮他请假,谁知得到的回复是只有一句“开黑吗,老地方。”的邀请,莱耶斯小声骂了几句,把手机扔进包里。

高峰期很快来临,他和其他店员几乎忙到没有时间休息,好不容易熬过中午,莱耶斯揉揉酸涨的小臂,打开手机想让那位巴西DJ朋友帮他请假,谁知页面一解锁,数十个未接来电映入眼中。

刚想关掉页面的莱耶斯视线在数字上稍作停留,突然瞳孔一缩。

等等,这他妈不是莫里森的手机号?


按下拨通键,已经做好了听见对方死亡消息准备的莱耶斯静静的等着,几秒后低沉的声音传入耳中,还伴随着几声咳嗽:“我猜……咳咳…你终于端完盘子了?”

“废话少说,现在你那边什么情况?”没来由的心安不少,莱耶斯的手指摸到暗格里的消音手.枪。

“死不了,但是,现在我需要你过来帮忙,我要到了那家伙的情报,但却失手把线人给杀了,所以……”

 “地点报给我。”莱耶斯打断对方的解释, 快步走出门拦下一辆出租车。




莫里森现在被困在了本市机场,虽然套出了目标的航班号和与线人接头的时间地点,但他却不小心将那个倒霉蛋给弄死了,眼看时间所剩无几,如果不能将目标引出机场,那他别无选择只能在机场大厅里枪.杀对方。

可这毕竟是下下策,到时候枪\声一响,他就真的插翅难逃了,于是无奈之下,莫里森只能求助于莱耶斯,虽然对方只是半吊子水平,那点可怜的搏斗技术在实战中基本就是炮灰。


现在的莫里森虽然身中一刀,不过好在伤口不深也不致命,简单止血后,他靠在候机厅的门口等待。

“喂”,身后被人轻拍,莱耶斯用眼神朝他示意 “那家伙已经来了?”


“不…还有几分钟,到时候你就按照我说的假装将他引到人比较少的地方,比如……那家商店后面的死角”,莫里森伸手指了个方向,“要不是我有伤在身……”

“闭嘴,坐到那边的椅子上等吧。”莱耶斯接过材料,扣上死者的帽子,走向指定的那家首饰店门口。




没过两分钟,一个比莱耶斯稍矮的男人走了过来,他压低帽沿,扫描了莱耶斯胸口的密码后才小声用浓重的英腔问:“排除了周围的威胁吗?”

“当然。”莱耶斯尽量语气平淡的回应,同时提议道:“不如……换个安静点的地方?”

“也是。”那男人点点头,跟着莱耶斯走进莫里森计划好的死角里。

察觉到对方已经上膛,莱耶斯捏了捏大衣口袋里的枪,手心略微出汗。

虽然和莫里森算是师出同门,呸,同一个狼窝里爬出来的,但他毕竟没有任何经验,儿时被逼着背下来的流程如今也只记得大概。

“你跟上面说一下,以后我需要至少两个保镖,最近有消息说已经脱离组织的人要找我麻烦。”男人点上一根雪茄,皱眉说。

“明白了,东西你先拿着。”眼看莫里森还没出现,莱耶斯犹豫片刻将文件递给对方,趁男人翻看检查时俯身打算给对方一发肘击,谁料对方也不是吃素的,看见莱耶斯动作趋势的瞬间就只一抬腿,将他踹到墙面上又重重摔回地面。

“我就说,往常都是那个老头,今天怎么换了你这么年轻的小家伙,翅膀都没长硬就急着出来送死?”男人抽出皮靴里藏着的小刀刺进莱耶斯的右边大腿将他钉在地上,又拿出另外一把抬起他疼到扭曲的脸。

“你从哪来的?本地还是海外的刺客?”男人看着莱耶斯布满汗水的脸,面无表情的抬腿将刀刃踩的更深。

“嘶……啊…妈的………”余光瞥见莫里森的身影,莱耶斯如释重负的抽出枪,在莫里森开枪的同时在对方腹部补了好几枪,接着便捂着腿在地上痛苦的弯起身子。

“啧……还撑得住吗?”莫里森也是没料到本来按常规要五十秒左右的交接过程怎么到莱耶斯这儿就缩短了一半,他有些慌乱的用纱布堵住血如泉涌的伤口,抱起脸色发白的莱耶斯跑进一旁的小道。

“妈的……等一下,我的血……”

莱耶斯的目光始终看向地上那一片血红,确实,如果警察根据血液找上莱耶斯,那他们就难以开脱了。

莫里森小心翼翼的将莱耶斯放在地上,走上前从手提箱里拿出一管粉末洒在地上,迅速点火。

虽说普通漂白粉也有破坏基因结构的作用,但毕竟还是经过调配的更有效。眼看那人的尸体快要被人发现,莫里森不敢多作停留,抱起莱耶斯跑向最近的医院。









吵死了。

医院的白墙刺激得莱耶斯不得不闭上双眼,耳边呼啸的风声和莫里森叫他名字的声音几乎被嘈杂的人声所掩盖,他知道自己不会死,但失血过多的痛苦实在是有些难以忍受。

“……”他吃力的抬头,虽然有些模糊,但还是可以看见莫里森的那头金发里混着的银丝,手指绞紧着对方的外套,莱耶斯咬着牙大口呼吸,努力不去看腿上那片狰狞的腥红。



手臂上突然刺痛,大概是麻醉剂被注入了身体,在疼痛减轻的同时莱耶斯感觉自己的脑子也被麻痹了,他意识到自己似乎已经躺在了病床上,几个戴口罩的医生拿着各种器具围着自己,可惜,他的记忆也就到此为止了。








“咳……”莱耶斯紧闭的双眼逐渐睁开,他猜自己应该躺了有大半天了,窗外的景色已经从最开始的晨曦变为了深蓝,最后一抹夕阳也迅速消失殆尽。

好在身体没什么大碍,但最近的受伤都和莫里森这混蛋有关的这口气莱耶斯实在是咽不下去,他歪头才发现腰上缠着绷带的莫里森坐在一旁翻看杂志。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要杀他?”

“说了不该问就别问。”

“我都他妈伤成这样了还不能知道原因?”

“……嗯。”

“操你的,莫里森。”

他愤愤不平的拿出手机打算听歌,转头却发现莫里森盯着杂志的其中一页发呆。




“莱耶斯”,对方突然的发问,“后天去看电影怎么样?我请客。”





TBC
跪求lof爸爸放过我

马上高三了所以更新会比较慢…慢……

靴靴各位没有打我

希望大家吃的开心QVQ



评论(22)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