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Cause I am human and I'll let you down.
网上冲浪,我是你爹。

【76R】咖啡拉花与恐怖片不可兼得

私设:大学生莱耶斯
           咖啡店店主莫里森








                         二十二章

              情人节不会在初冬降临










第二天一早莱耶斯就被自己的房东拽下床,想想昨晚他们居然正经到9:00就关灯睡觉,他实在感到不可思议。


好在他们分了房间,不然自己可能已经丧失行动能力了。

莱耶斯没有穿睡裤的习惯,他套着一件盖过臀部的宽松T恤,踢着人字拖晃进浴室,镜子前的莫里森西装革履,正研究着自己的领带。

“快点,待会儿我约了人去拿资料。”莫里森松开衣领,侧过身在莱耶斯脸颊上留下蜻蜓点水似的一吻,接着在对方还来不及爆粗之前走出房间。

混蛋,这家伙简直就是人形自走不可回收垃圾!

莱耶斯借着冷水的温度好不容易冷静下来,他穿上莫里森给准备的西装,看了看镜子里正经得超乎想象的自己,掏出手机急忙拍照。

“自拍的话……不如等完事之后?”莫里森不知什么时候探出个脑袋,手里的纸袋中装着裹了培根的华夫饼,以及一把车钥匙。

“嘁…”被抓现行的莱耶斯自知理亏,只好匆匆跟上对方走进车库,眼前一排各式各样的跑车几乎让莱耶斯以为自己走错车库。

“你知道的吧,出任务时为了避人耳目,需要不一样的伪装。”莫里森坐进银色的那辆,招呼对方抓紧时间。

莱耶斯耸肩,一路上由于时间过早并没有太多车辆,直到莫里森方向盘一转带着他们驶入光线阴暗的巷子时他才意识自己所要去的并不是什么公司,而是一些…不那么安全的地方。


莫里森利索的把车停进地下,带着莱耶斯一路向内,这时一直不明所以的莱耶斯终于忍不住开口:“我还以为你可以厉害到自己充当情报员呢。”


“我一个人可以是一支军队,但我没办法做到十项全能”,莫里森点上雪茄含进嘴里,唇边的伤疤不知为何看起来性感极了,“难道你真的认为我可以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立足于这个城市吗?”



再不驯的独行者都有需要休息的时候,他总得找到替自己放哨的帮手。


莱耶斯“嗯”了一声,不再发问。



随着光线增强,他们进入了一家地下的酒吧,不远处搏击赛场上的失败者正发出凄惨的哀嚎,莱耶斯绷紧全身跟在莫里森后面,周围充满了危险的气息,他能看见包厢里吸粉的小年轻们肆无忌惮的摇晃身体,坐在吧台上的人光明正大的擦着非法改装后的霰弹枪。

“呃…”在看见对桌一个瘦骨嶙峋的男子被别人踩在脚底并从胸口钉入一把餐刀后,莱耶斯把头转向另一边。

“抱歉,世界上并不是每个角落都像咖啡店一般安静。”莫里森贴心的放慢脚步,等着莱耶斯跟上自己,他走到吧台前敲了敲桌子,调酒师闻声靠近,用浓重的异国口音低声说“好久不见。”

莫里森和调酒师攀谈着,不忘回头把看向地面若有所思的家伙拉到身边,他端起一杯莱耶斯叫不出名字的酒走向酒吧深处的走廊,而莱耶斯注意到酒杯的底部有一块金属片。

路过赛场后台时,莱耶斯实在是无法沉默着走完这段充满惨叫的路,他迟疑片刻开口问:“是不是失败者都会死?”

莫里森脚步一顿,他伸手扶上布满暗色斑块的隔离栅栏:“不全是,有些胜利者也会大发慈悲放对手一条生路,如果他们能满足自己的要求……”

“要求?”

“嗯,也可以说是多种多样的条件,金钱,地位,甚至是性爱,比如说…如果是你我在进行斗争的话,我放你一马的条件就是你要给我当一辈子性奴,任我玩弄。”




干,我就不该问这个人。


莱耶斯带着十足的蔑视盯着揽过自己腰向前走的莫里森,对方只是回以毫无歉意的笑容:“打个比方而已。”

他们在尽头的房间里停下,莱耶斯注意到莫里森咬着雪茄的牙齿开始用力,眼里充满了捕猎者的杀气。


敲门片刻后,厚重的金属门对两人敞开,莱耶斯的视线越过莫里森的后背,看见了办公桌前坐着的一个男人,对方低着头似乎在小睡,可身体却没有丝毫放松。


男人有着典型的亚洲面孔,莱耶斯想,这个人应该就是这片地下区域的管理者和掌控者了。


那人注意到了门开时的动静,睁开眼的瞬间训练有素的属下便凑到他耳边说了些什么。


这人……看起来很年轻。莱耶斯意识到对方不过是和自己一般大的青年,脸上的伤痕不少,却没有太多岁月的痕迹,平淡抬起的眼神里透着一股凶狠。

“这位是岛田半藏。”莫里森回过头介绍道,随后背着手走进房间,“不过你可能要留在这里等待了。”


莱耶斯点点头后退一步,在门关闭之前,他注意到那个姓岛田的家伙在看见自己的瞬间皱起眉头,眼神变的捉摸不透。





几分钟后,莫里森拿着空酒杯和一个文件袋走出房间,他一路无言的走出酒吧,在莱耶斯提问前做出回应:“你还记得和你同一批的孩子有几个是存活到了最后的吗?”





啧。

莱耶斯暗叫不好,心里已经猜出了几分,但他还是耐心的点点头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

“那家伙,就是其中之一”,莫里森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出奇的放松,“别担心,岛田半藏虽然记得你的存在,但他似乎对你这种早早退场的弱者没有兴趣。”

“那么你的意思是我是该庆幸他高抬贵手?”莱耶斯的语气有些嘲讽,他明白对方说的是事实,但被人看扁实在不好受。

“废话!”,莫里森继续向前走着,将文件袋放进大衣,“他的原话比我复述的还要难听多了,不过谁在乎呢,他不会对你下手就够了。”

“这种鬼话你也信?我猜他最垃圾的手下都可以轻易解决我。”莱耶斯掏出从吧台顺来的糖扔进嘴里,跟上莫里森的步伐。

“放心,撇开你不谈,他对我肯定会忌惮几分”,莫里森扭头看向莱耶斯,随手抢过对方手里的糖纸拿在手里蹂躏,“就算他有那个打算,我也会让岛田半藏和他的手下活不到动手的那一天的。”

莫里森轻描淡写的说完便拉开车门,但他眼中涌起的暴戾却告诉莱耶斯,这番话是认真的。


莱耶斯不自觉的握紧拳头,突升的温度一瞬间从脸颊蔓延至耳尖。



“Wow-------!按照你的剧本我是不是应该哭着扑进你怀里说:'杰克,你对我真好!'了?”他迅速坐进副驾驶座,满意的看着莫里森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暴起。

金发男人撇过头看着莱耶斯,可不知为何看起来马上要给自己一拳的莫里森在转头的一瞬间就换上了诡秘的笑,不再多说什么。

“下一次”,莫里森目视前方的车流,“在你开腔嘲讽我之前,最好先照照镜子。”


莱耶斯一愣,急忙抬头去看后视镜中的自己,他张了张嘴,却意识到说什么都没用了。

控制不住持续升温的大脑,他用力攥着袖口,指尖用力到发白,直到手心渗出几道红才放松下来,倚着窗户紧紧闭上眼。






他妈的。

他妈的!!这脸丢大发了。






耳边依旧满是市区的喧闹和鸣笛声,颠簸似乎暂停了,他睁眼看向莫里森,才意识到足足一分钟的红灯等待时间对方都注视着自己。



要不是可能酿成车祸,莱耶斯现在就想开门夺路而逃。










“过来。”

莫里森轻轻开口,声音低沉又沙哑,但莱耶斯还是着魔般的凑近,他偏头含上莫里森的唇,学着对方之前的样子舔舐着每一道唇纹,许久又伸舌探入口腔,水果糖的甜味弥漫在唇齿交融之间,他吞咽着满是对方吐息的空气,眼前一片朦胧的水雾。


把车拐进路边的深巷之中,莫里森伸手捧起莱耶斯的脸,片刻之后,凑在对方耳边吐出几个生涩的音节。


莱耶斯其实不是很意外,但此情此景之下听见莫里森亲口说出来还是给了他不小的震撼。

他定定的看着莫里森,落了半晌的雨打在车窗上把两人的身影映得模模糊糊,莱耶斯无法抑制的弯起嘴角,在对方疑惑的眼神中回答道:



“我知道,我也是。”







TBC

嘿嘿嘿 

不就是表白嘛,谁怕谁【。

玩家:【莫里森】开启打怪副本!

其实就是区域内扫雷游戏嗯。

各位下章见,爱你们!

评论(22)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