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Cause I am human and I'll let you down.
网上冲浪,我是你爹。

【冰九】夜终曲

这篇完结!(终于)

ooc小甜饼

*冰九双向好感前提











(四)迷曦









“所以,你再说一遍这是什么?”



“红线啊。”





沈清秋摇着折扇的手不动了,一脸同情的盯着手里拿着一团疑似红色毛线的魔尊大人。


“呵,跟你说了来路不明的古籍不要乱练,这下连脑子都坏......”


“沈九,我没开玩笑,这真的是红线。”

“......”




深呼吸几口,沈清秋决定先赏洛冰河几个耳刮子,看看孩子还能救不。他伸手抓起对方掌心那团莫名其妙的毛线,利索的向窗外扔去。



“......”



非常不幸却又意料之中的,那团东西死死的粘在了沈清秋手上,仔细观察还能看见缠在手指的部分逐渐透明消失,就好像......融进了他的身体。






这回,洛冰河好像真没逗他。




沈清秋一边把玩着手中这团忽明忽暗的红线,一边翻阅洛冰河从不知哪儿淘来的残卷,上面确实完整记载了这种原理类似诅咒的红线,材料难找和淬炼难度大对洛冰河来说都不是事儿,于是心血来潮的魔尊就真的捣鼓出了这玩意儿。


可惜记载只到了用法为止,其使用后果连着后面几件古器的资料一起被毁掉了。


如此可疑又无用的东西,炼出来也是浪费材料,沈清秋几番努力都没法将这东西弄下来,只好转向洛冰河:“你还动了什么手脚?”


“没什么,炼器的时候滴了几滴我们俩的血罢了。”



......???



沈清秋甩手的幅度更大了,却适得其反的使这线几乎全都融入体内,就剩了小指上的几圈若隐若现,直到这时,借着窗外的阳光他才看清线的另一端连着洛冰河的左手小指。




前清静峰峰主下意识叹息,完了。




“让我说什么好呢,师尊,我还想着怎么样才能让您乖乖套上呢,没想到您自己把自己绕进去了。”



洛冰河炫耀似的吹了吹自己那边的丝线,故作惋惜道。



修雅出鞘,可惜这线像是不属于这个世界似的,自从连上了两人,别说利刃了,沈清秋自己都摸不着。洛冰河把腿架在桌上,时不时啧啧摇头,沈清秋只好作罢,反问道:“你知道用了这东西有什么后果么?”



“不知道”,魔尊答得轻松,“不过,师尊难道还怕死么?”



不等沈清秋否认,他就自顾自接着道:“我想自然是不怕的,反正你这条命都是我的,陪我玩玩儿又有什么不合适?”






呵呵,我怕你把自己都玩死了。



沈清秋最终还是闭嘴了,反正洛冰河这么肆意妄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随他去吧。



这红线透明又无法触碰,实在是存在感低下,没过几天沈清秋就渐渐忘了这回事儿,修仙之人对细微疼痛本就难以察觉,是以,他全然没发现自己的血液每天都被这东西吸食。





近日早上醒来,面对魔尊亲手做好的一桌早饭,沈清秋只觉脊背发凉,往常洛冰河才不会在意他的衣食起居,晚上操完了,第二天接着来就是,可近段时间洛冰河呆在他身边的时间明显变多了,尤其是今天,起床以来洛冰河就没离开过他的书房。



他没法不怀疑这根奇怪的红线,只好翻出那残卷试图找出一些信息,翻到残损页时,破裂的纸缘令沈清秋呼吸一滞。


后面的书页确实因为年代久远而被腐蚀了,可前面这缺的几页残片明显光滑不少,除了被洛冰河撕去,他真想不到还有别的原因。




“我还在想师尊什么时候会发现呢?”



洛冰河显然一直看着沈清秋,他撑着脑袋凑过来,将下巴搁在沈清秋肩上:“要不要猜猜这两页写了些什么?”



“没兴趣。”


沈清秋合上书卷,平淡的啜了口茶。



“也无妨,反正再过半个多时辰师尊就知道了。”




洛冰河看起来难得的兴致高涨,就好像要发生什么喜事似的,沈清秋心中的不安则愈发强烈,他紧紧攥着手中无形的红线。洛冰河今日这么黏人果然是有目的的,半个时辰,那之后会发生什么?




沈清秋又抿了几口温茶,转头与一直盯着自己的洛冰河对视。


晚边的风总是带着些许凉意的,沈清秋紧了紧领口,不远处湖心亭的琉璃瓦边缘还挂着不知来路的风铃,他不是很喜欢这些叮铃作响的东西,看了几眼便收回视线,身边的洛冰河却无声凑上前,含住了沈清秋微甜的唇。







“现在可以说了么?”


他久违的放松身体靠着洛冰河,不料对方只是撇了眼窗外将沉的夕阳,轻声道:“沈九,我爱你。”





哐当。


沈清秋猛地坐直身体,连带撞倒了手边的笔筒,不可置信的失了声,他张了张嘴却半个字都没吐出来,死死抓着洛冰河的手,未等开口就感觉阵阵头晕袭来。



“所以呢......”


洛冰河捧起沈清秋的脸,轻吻着他的唇角,颇为怜爱地抚过他家师尊苍白的脸颊,在沈清秋渐渐黯淡的双眸倒影中猝然倒地。



只有你有资格陪我玩下去。






END

这个短篇完结啦!(拖了很久对不起)
这篇只是一个前言
之后的剧情是接下来要开的新篇《歌行逆旅》

*“逆旅”在魏晋道家文化中指人的生命

讲一个冰哥玩脱了的故事 独自带着5级新号在boss点被不断吊打 惨案现场了(。)

之前似是执念那篇 我也很想更 但说实话最后几更有点脱离大纲了 现在感觉救不回来了 想重启但感觉没时间 可能就搁那儿了 说不定哪天愚蠢的我想到怎么写下去了呢(对不起啊啊啊)
所以之前更了个签 昧着良心挖坑嘛 哈 哈哈哈…





评论(13)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