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Cause I am human and I'll let you down.
网上冲浪,我是你爹。

【R76R】咖啡拉花与恐怖片不可兼得

        

私设:大学生莱耶斯

         咖啡店店主莫里森

前文戳头像可见



                             第二章

         "一波未平...就他妈永远不会平了。"


在溢满了甜腻奶油味儿和淡淡的咖啡苦涩的香气之中,莱耶斯注视着对桌的莫里森,对方正专心的讲解着每一份精致的甜点,就好像这不是雕花的面粉,而是最辉煌的神迹,刚刚才被幸运天使洁白的手指轻点而过似的。

"我讨厌甜食。"莱耶斯将手指放在蒜香面包那一栏上。

前一秒才入座的卢西奥几乎大叫起来,察觉到已经逼近零点的气氛后,在并不存在的寒风凛冽中坐回原位。

这人疯了。

卢西奥有些后悔把莱耶斯带来了。

在一家咖啡店里当着老板的面如此直接的说出"我不喜欢甜食。"就已经够过分了,何况对方还在耐心的讲解。

"这位先生,中午主营甜点,奶茶,咖啡等,如果对牛排,意面等主食有兴趣的话,这些是我们晚餐的内容。"莫里森明显的在调整呼吸,在这位可能是拉美裔的客人走进来的时候,他所设想的情况中就有这么一种了。


瞧瞧他脸上的疤,还有那副表情。



受咖啡店的气氛所局限,莫里森店里的常客都是性格较为安静的学生,或是附近工作的白领,整个店内气氛也许只能用"和谐"一词形容。

每当他工作之余偶尔抬起头时,总会看见一些捧着书本聚精会神的年轻人们,又或者会听到一阵阵键盘敲击声和电脑运行时的细微嗡鸣。

窗边的位置一直很抢手,银色书签在阳光的洗礼下镀上一层油墨的香气,互相碰撞时清脆的声响也不失为一种悦耳的声音。

长期受熏陶的莫里森几乎都要爱上这个安静的世界了。

但心底,他还是渴望有些能发生改变的东西出现,他不喜欢曾经的生活,却有些怀念。

虽说他好不容易才从中逃出。


日复一日的平淡似水,淡化了很多他过去拥有的东西,这时他就会向往起那些冒险者来。

莫里森很想抽出半个月的时间去中国的青海湖看看,听在自己这儿打工的周美灵说,那是个特别干净的地方。

可惜他总是太忙。


他还记得小姑娘请假十天回来后一脸意犹未尽的表情,她所拍下的照片和绘声绘色的描述慢慢在莫里森心底播下一颗种子。

那个地方离自己几乎隔了半个地球,就算转机也要至少三次,最后一点路还要靠高铁来完成。

但莫里森看着照片里一望无垠的草原和透蓝澄亮的湖水,心里说不出的渴望。

就像大多数人一样,他已经被城市束缚太久了。



他又想起自己的故乡那片金黄的玉米地,想起父母的笑容,想起自己儿时躺在田埂上咀嚼着麦穗梗,靠着一片树荫细数指尖的沙粒,耳边不知名的鸟叽叽喳喳不休。

可惜,一成不变的生活不是他想要的,却是他需要的。



但似乎,有人听到了他微乎其微的小愿望。





他回过神来,对面的人正随意的指着蒜香面包。

好吧,如果你非要这么做的话。




莱耶斯其实也不是很喜欢蒜香面包,只是莫里森是他遇到的第一个同样脸上有伤疤的人。

因为这些来自过去的痕迹,莱耶斯可多了不少麻烦,就连他在学校附近居民楼里租房子的时候都被房东盘问了祖宗十八代。


他的记录干干净净。

该死的,就只是因为这几道烙印,这些曾经受伤的痕迹。



不管怎么说,莫里森还是让他有一点找到同类的感觉,虽然莱耶斯完全不清楚对方的背景和过去。

但也仅仅是一点而已。

他可不是什么喜欢自找麻烦或得罪人的混球。

因此在听见对方说晚餐菜单的时候,莱耶斯果断的起身,用还算礼貌的语气说:“不为难你了,我想我大概晚餐再过来比较合适。”

他转身朝着玻璃门走去,刚走几步便被拉住右手。

“这位先生,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现在为您提供晚餐内容。”莫里森省略了那瘆人的“哦”的尾音,非常正经的开口。

他不知道留住这个人是否合适,但莫里森喜欢有故事的人,那些如同一张白纸,一眼就能看透的人从来不能入他的眼。

曾在昏暗的地下室光线下所受的训练和折磨,使他本能的去寻找散发着未知和危险气息的猎物,即使他已经不再需要靠这个活命了。


但也许,大庭广众之下拉住对方的手并不是什么好主意。


莱耶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和这位莫里森肢体接触的地方,他的右手。

对方的手比他的稍大,带着很多茧,却算不上粗糙,在被空调冷气覆盖的环境里温度有些高了。

突如其来的温暖让莱耶斯出于身体条件反射的起了鸡皮疙瘩,但他没有动,没有做出任何表情,只是定定的看着莫里森。

这个大叔搞什么啊,强买强卖吗。

莱耶斯想着是不是要打消费者热线求助,对方就一用力把他拽进怀里,然后通过不到一秒的接触时间又把他甩到自己刚才坐过的原位上。

椅面的温度还没散去,莱耶斯足足愣了五秒。


嗯????


还没等莱耶斯开口,莫里森就把椅子挪的更加靠近,然后递上一倍常温柠檬茶:“我可以解释,但还是不要引起其他客人注意的好。”


其他客人?老子也是客人!

莱耶斯刚想拍桌,面前就端上了一份牛排,肉的表面还滋滋冒着油,考虑到这么一折腾自己确实很饿了,他还是安分下来。

“请原谅我的自作主张,这是我刚刚传短讯让厨房做的“,莫里森熟练的拿起刀叉,刺入牛排的中心,“六分熟,应该适合大多数人的口味了,不知您意下如何?”

如果莫里森对待每一位看起来就像是来找茬的挑剔客人都这么周到耐心的话,莱耶斯真想不到他不火的理由。


“呃……当然可以,谢谢。”莱耶斯看着稍带血色的牛肉,意识到自己是真的很饿了。

得到他的答复后,莫里森又转身去招呼看起来就被吓坏了的卢西奥,卢西奥好像非常的兴奋,毕竟莱耶斯用余光都能看见他甩动的头发。

但他无心关心那些。

莱耶斯在桌布下捂着自己刚刚被莫里森拽过的右手手腕,现在那块地方还在隐隐作痛。

他妈的,正常人力气有这么大吗?

他又细细观察起侧对着他的莫里森来,对方穿着白衬衫和黑色西装马甲,体型嘛……

莱耶斯看着莫里森若隐若现的胸肌和手臂上被撑得鼓鼓布料,叹了口气。

好吧,确实有这个力气。

在莫里森拿着卢西奥的点单离开后,他亲爱的巴西裔同学立刻凑了上来:“天啊莱耶斯!我还以为你们会打起来!”

“没有啊,真可惜。”莱耶斯切下一块牛肉丢进嘴里,黑胡椒酱的浓郁香味中带着微辣,肉质鲜嫩多汁,好吧,确实很好吃。

“但是就像我跟你说的,莫里森人超好的对不对!虽然只是待客之道但他真是酷毙了!”卢西奥吸了一大口奶昔,敲着勺子赞叹道。

“是是……我都快饿死了,先让我吃两口吧。”莱耶斯故意带着口音,然后他们一起大笑,卢西奥甚至差点打翻了胡椒粉。

不知道麦克雷那个小混蛋怎么样了。

莱耶斯本着室友一场的理念,打算给他打包些蛋糕回去。


“您的果汁。”莫里森的声音响起,一杯混着三种颜色的果汁被推至眼前。

“谢谢,莫里森先生。”卢西奥笑着接过,还不忘用胳膊捅捅莱耶斯,小声的说:“这可是鲜榨的限量款哦!”

莱耶斯有些汗颜,想起蛋糕的事,抬头想问,却发现莫里森一直在盯着自己看。


毛骨悚然的眼神。



莱耶斯一惊,瞬间好像回到了十二岁那年的冬天,那个曾是他生命中唯一的男人站在雪坡上,冷漠的看着自己哭喊着被群狼追赶,而无论是那个人还是那群眼中闪着绿光的狼,都有着和莫里森相似的眼神。


看待猎物的眼神。

莱耶斯不知道自己晃神了多久,但在卢西奥的手搭上自己肩膀的时候,他猛地拍开对方的手,恍惚着站起,头也不回的跑出了咖啡店。

过去了这么多年,他还是无法介怀,那种恐惧,是已经被施暴者蘸着自己的血亲手一刀一刃刻进了骨髓里的,根本不可能忘掉。

莱耶斯以为至少自己能将它埋的深一些,用时间的尘土掩盖那些丑陋的痕迹。

在没有任何人关心的情况下,他好不容易接受了自己脸上的,身上的还有精神上的一切伤口,让它们慢慢结痂,愈合。

可莫里森就凭一个眼神就毁掉了这一切,犹如一阵暴风,卷走了他所有可笑脆弱的掩盖,又把那些过去暴露在外,这无异于将他凌迟。



漫无目的的跑了几分钟,不知不觉,莱耶斯停在校园内的一棵梧桐树下。

他靠着树坐下,然后狠狠给了自己一拳。

矫情个屁,莱耶斯,你他妈就是没种,别人看你一眼就把你吓成这样。

他在心里咒骂自己,用着最不堪入耳的话语,试图让自己冷静。

但唯一得到的结果就是,他把背包落在莫里森店里了。



操他妈的。


莱耶斯不是个会寄希望于他人的人,于是他又烦躁的踹了一脚梧桐树,当第四片叶子落在他头上的时候,他决定原路折返。

但愿那个莫里森不要真的是什么不好惹的角色。


TBC

废话:

虐最多出现在回忆里,可以放心食用。

然后关于两人的过去后面会继续补充,莱耶斯没那么脆弱,这一点也可以放心,只是童年阴影有些难以忘怀,而且第一次【被动触及回忆】所以难免会有一些情绪波动。

以及,我又爆字数了呜呜呜































评论(11)

热度(202)